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弥勒佛终于能够明白燃灯古佛刚刚的感受了,自己千辛万苦祭炼了数千年的法宝刚刚打出去,就被放逐进了无尽虚空之内,这滋味远胜丧子之痛。

    “白骨精!”弥勒佛咬牙切齿地叫道。

    “有话就说,废什么话。”白骨精冷漠说道。

    抬目望着站立在云霄上,卓然不凡的红衣女子,如来微微有些失神。

    白云苍狗,世事变迁,这世道变化之迅速令人目不暇接且难以适从。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当年蝼蚁一般的画皮骨魔,居然能够对他们横眉冷对的?

    “我们还是来谈谈合作吧。”窥一斑而知全豹,通过燃灯和弥勒刚刚的失利,如来大体上也推算出了白骨精现在的实力,心知他们今日是别想再降服当初的取经四人组了。

    “如果我不想合作呢?”白骨精毫无避讳地直视他双眸,提醒说道:“刚刚天蓬有一句话说的挺对的,世界不一样了,你们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棋手,而是这大世中的棋子,没有了再布局下棋的资本。想要在混沌之中传教,比你们晋升不朽更加困难,就凭你们?还是说,就凭我们?你们说气运,是,三藏和猴子他们都有大气运在身,可是这些气运对比于整个混沌又算得了什么?能翻出一朵浪花来?”

    “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如来沉默了许久,缓缓说道。

    “没错,这就是原因所在了。”白骨精说道:“你们佛门神圣的力量,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香火,也就是所谓的供奉,没有了香火供奉,金身佛陀化石雕,玉身菩萨变泥塑,可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多说无益,不合作的话,就只能是敌人。”弥勒佛态度强硬地说道。

    “还真是莫名其妙的正直和强硬啊。”白骨精失笑说道:“你们是佛吗?你们不是佛,你们只是一群披着佛门袈裟的野心家,甚至说是暴徒。”

    “好了白骨精。”三世佛被他说的尽皆心中难堪,脸色疾苦。如来叹息说道:“佛有灵魂,便有善恶,有了善恶,便分敌我。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已经是合则两利,分则两伤的状态了。”

    白骨精抿了抿嘴,说:“现实如何我们都心知肚明,我也懒得找出更多的事例去反驳你。不过我的想法和天蓬的一样,觉得你们都将传教的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混沌之中,种族何止万千?你们能够想到的事情,别人就想不到?

    在你们之前,必然也出现了无数的先行者,甚至说直到现在,估计还有无数人抱着这种心思。也别往外了说,就说我们的道祖鸿钧,这些年来一直上蹿下跳般的忙活,所为的不也是气运吗?

    然而你们现在可能说出一个外来顶级势力的名字?这里是混沌,是以血脉决定命运的混沌,五大创世种族镇压天下,相互牵制,相互制约,却也相互有着合作,在如此大环境下传教……笑话!”

    “你说的有道理,可是你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