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骨精的修行之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甚至可以说是十分曲折,乃至艰难。

    他不止一次的转世重修,推翻所有的过往和努力,只为更加广阔的未来。

    这一次,亦是如此。尽管战帝拳劲耗费了他大量资源,倾注了他极多心血,但是当这部功法无法再满足他修行需要的时候,便绝不会因为念旧而继续修行下去。

    自此以后,白骨精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重塑肉身上面,在借助着神河中浩瀚神性的情况下,仅仅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重新塑造出一具创始魔躯。只不过在这具魔躯之中,还并未填充任何属性的力量。

    “大虚空术!”这一日,在环境静谧的午后时光里,白骨精盘膝坐在神河水流之上,目光探入不朽世界,调动隐藏在神魂内毫无属性的纯粹神力,开始修行大虚空术的经文。

    而事实就如同他们所猜想的那般,白骨精和大虚空术有着不一般的契合度,在修行前期堪称一日千里,进境神速……

    另一边,也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凯瑟的日子渐渐愈发难过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旁边的这位龙葵神女对神性的吞噬已经达到了一种霸道的程度,自己待在她的身边,居然连丁点残余都吸收不到了。

    目光复杂地望了一眼那一袭白衫的俊俏女子,凯瑟离开了神河中心,来到了距离她稍远的地方。然而令他更加无语的事情在不久后发生了,那种神性中空的环境再度将他笼罩。

    “龙葵,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此时,凯瑟索性停止了修行,高声说道。

    白骨精被他从大虚空术的“方程式”中唤醒,一脸茫然地问道:“怎么了?”

    凯瑟的双眸一直在盯着她的神情,见她疑惑的表情不似作伪,无语地说道:“你吞噬神性的过程太霸道了,好像有一种无形的气场,但凡是在这个气场中,我就吸收不到丁点神性。”

    经他这么一说,白骨精在之后的修行过程中都有意的控制着对神性的摄入。

    在他们两人之间有一种无形的默契,哪怕都知道神性的珍贵,却不会因此而向对方出手,甚至还有一些莫名的包容和忍让。

    只因他们两个都看不清对方的底细,就怕偷鸡不成蚀把米,最终导致难以承受的残酷后果。

    “我体内的神性已经饱和,准备离开了。”数年后,早已重塑起神躯的凯瑟飞身而起,俯视神河中央的少女说道。

    白骨精体内大虚空力量以超越光速的速度迅速运转着,抬目说道:“我要吞噬足够多的神性,以备晋升。你若是有事情的话就先走吧,当我吞噬圆满之后,也会净身离开,不会破坏了这条神河的底蕴。”

    “好,那我便信你一次。”凯瑟点了点头,神躯陡然化作了璀璨烟火,瞬间消失在了这里。

    白骨精远眺万里晴空,深深吸了一口气,耐住寂寞,继续修行。

    成功的路上或许有捷径,但是无论在哪一条道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