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相反现在伊哈哈二世站出来说话,只会起到相反的作用,只会令更多的人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本来华夏就是个从来不插手他国内政的国家,而且除了派出援助医疗部队外,华夏连驻军都没像其他国家派过,又怎么会突然插手K国内政,并扶持反叛军在国内造成动乱局势哪!

    一时间谣言四起,总之华夏从风口浪尖,又回到了相对安全的位置。

    礼堂内,一片肃穆庄严。

    吴邛身着一身黑色西装,站在门口,不断答谢前来吊唁的客人。

    在华夏,礼仪是一种非常受人重视的东西,生老病死,都要有相对应的礼仪。

    孔子曰,不学礼,无以立。

    因此在华夏一些大一点的家族,对族内子弟教育的第一堂课,就是学礼。

    “节哀顺变。”冯玉章向吴邛点了点头,目光不经意的向后扫了一眼。

    吴邛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礼堂门口出现了一人,正是王家的族长,王老。

    王老一出现,现场的气氛顿时冷了几度。

    大家都知道吴家与王家,现在处于交战状态。

    甚至这次K国的事,都很可能与王家有关。

    而王老这时候来吊唁,多少有些挑衅的意味。

    “迎客!”

    吴家这边的人,都看向了吴邛,而后者只是淡淡的一摆手,向王老点点头。

    王老眸中闪过一抹惊异,吴家这老大,真不愧在一号身边待了几年,看到自己来了,居然还能忍住怒火不发。

    看来吴家这一代,两个男子即便不能顶天立地,也都是人杰啊!

    心中叹了口气,看着灵位上吴老鬼的黑白照片,不由觉得自己其实早就输了。

    即便自己这次能把吴家扳倒,可是也几乎是后继无人了。

    吴浩明答应他的是如果王家输了,会让王绪回去继承家业。

    可如果王家赢了,那一切就都没了。

    所谓的联姻,借此控制吴家,在自己死后又有什么意义哪?

    输赢,全然没有那么重要了。

    “吴老鬼,我来看你了。”王老走到吴将军的灵位前,心中莫名的有些伤感,自己与他争来夺去,几十年了,可是如今这老鬼死了,自己为何心中有不忍之感?

    是因为失去了对手的失落吗?

    还是因为即将败吴家于马下,心中有些因为多年的夙愿即将达成的感慨。

    王老向着吴将军的灵位,深深的鞠了一躬。

    年近古稀的老者,深深的一躬近九十度,可见王老有多么的郑重了。

    “我们走吧!”一躬毕,王老向吴邛微微点头,转身离去。

    吴浩明回到国内的时候,是一周之后了。

    王家并没有继续发动进攻,而是平息了下来,一切都平息了下来。

    吴将军的离世,让华夏的军方局势,发生了一些改变。

    微妙的变化,让很多人的关系,从冷漠到热火,再从热火,到冷漠。

    转变就发生在瞬息毫厘之间,有些奇异。

    “王老是不打算做什么了吗?”吴将军安葬后的一周,吴邛见到了从K国风尘仆仆赶回来的吴浩明。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