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人,都是逼出来的。

    虽然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但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咬人的兔子在激烈的反抗过后,等待着它的,往往是提前到来的死亡。

    这些年的经历使得苏道比起绝大多数同龄人都更加的成熟,他很清楚的意识到,在远超自身力量的敌人面前,哪怕是不计一切代价的鱼死网破,也不可能给对方造成丝毫的损伤。

    就在这时候,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胖子在绑匪们的带领下,走入了废钢厂的厂房里面。

    “这个胖子就是你说的黄老四?”

    灰衣道人冷哼了一声:“这种事情,黄老四是不会亲自出面的,这胖子只是黄老四手底下一个头头而已。”

    中年胖子晃着身上的肥膘,慢悠悠的走到了苏道的身边,瞥了一眼被捆在地上的少年,满意的点了点头:“老梁,这一次事情做的漂亮,黄老板一会就会将剩下的钱打给你,你先带着你手底下的弟兄找个地儿躲两天,等风声过了再回来。”

    打发走了绑架苏道的绑匪们之后,中年胖子笑呵呵的蹲了下来,伸出满是肥肉的手指挑着苏道的下巴道:“小哥儿,放心吧,咱和他们那些粗人不同,咱都是讲道理的人,咱只是请你出来住上几天,等你老爸将钱还给黄老板,咱就将你送回去,怎么样?”

    “不过在这之前,咱得先给你老爸打个电话,让你老爸将他欠黄老板的那笔钱还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个道理小哥儿不会不懂吧?”

    这时候,苏道的心底传出了灰衣道人冰冷的声音:“和他说,如果要打电话的话,让黄老四亲自出来。”

    事到临头,苏道也只能选择相信灰衣道人的话了,不管怎么说,自己总不会害自己吧?

    想到这里,他抬起头冷冷的看了中年胖子一眼:“你是黄老四的人?如果想要打电话的话,让黄老四亲自出面。”

    中年胖子有些意外的看了苏道一眼,他没想到苏道竟然能猜出自己的来头,并且一言道出了“黄老四”这个外号。

    要知道,黄老四这个外号,是黄老板早些年混迹社会时候用的名号,后来他混出头了,就甩掉了这个外号,让别人管他叫黄老板。

    除了自己这些跟着他混了十几年的兄弟外,几乎没有人知道如今大名鼎鼎的黄老板,曾经被人叫做“黄老四”。

    中年胖子的眼底闪过一抹冷意,他隐隐的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难不成这一次的事情是黄老板的对手故意设下的局?

    说不通啊,黄老板要绑架这小子的事情,除了自己这几个贴身亲信之外,也没有外人知道这件事情......难不成,是自己这些人内部出了叛徒?

    想到这里,中年胖子的脸上闪过一抹难掩的杀意:“说,你是怎么知道黄老板外号的?是谁告诉你的?!”

    说着,中年胖子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细长的匕首,将闪着银光的刀刃抵在了苏道的脖颈上,神色狰狞的威胁道:“虽然咱不喜欢动粗,不过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胖爷的手上也曾经沾过几条人命,你小子要是不识相的话,胖爷我不介意提前送你上路。”

    就在这时,苏道的心底再一次传出灰衣道人的叹息声,伴随着叹息声的,还有灰衣道人冷漠无比的声音:“放松身体与心神,不要和我争夺身体的控制权,将事情交给我解决好了。”

    ......

    短暂的僵硬之后,“苏道”骤然睁开了眼睛,他眼神冷漠的望着身前的中年胖子:“原本,我还想给你个机会,让你将黄老四叫过来,将你们一起解决掉的,不过仔细想了想,还是早点将你解决掉好了,不然万一黄老四给我爹打去勒索的电话,事情就追悔莫及了。”

    说着,“苏道”的脖子轻轻一扭,只听得“咔嚓”一声,闪着寒芒的匕首就被“苏道”的脖子与肩膀给夹成了两截!

    与此同时,绑着“苏道”的麻绳在这一瞬间也崩裂成了无数截,原本被捆在地上的少年一瞬间就蹿了起来,白皙的手指死死的扼住了中年胖子的脖颈,将中年胖子扼的直翻白眼。

    怎,怎么可能?!

    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胖子的预料,他实在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能够一扭脖子就将跟了自己六七年的军用匕首给压成两截,这他娘的又不是在拍抗日神剧!

    只是,随着“苏道”手指渐渐地用力,中年胖子的思维渐渐变得涣散了起来,他彻底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这只细嫩的跟娘们一样的手,到底是从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