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千多魔法猎犬和战士传送进来,这是啥?这是军队!

    异界军队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剑湾腹地,真当费伦诸神是死人?可狂猎偏偏就成功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有人在背后搞事情啊……说明放这些人进来对诸神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诸神的目标倒未必是要杀死沈言,更大的可能性是想赶他走人。毕竟这么一个人形天灾活在眼皮子低下,打他怕他发脾气(再搞出别的毒药),杀他更不可以,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送走祸害别人去。

    所以沈言才说他被算计了。

    两个人站在屋顶,一楼不断传来爆炸声,整栋木屋都在跟着摇晃。“玛德,这是我亲手造的房子!”沈言恼火的说道。他也没想到,狂猎居然一点儿都不怕牺牲,直接选择用脸探地雷阵!

    随着探路的狂猎战士被炸成碎片,远方出现更多的传送黑球,上千的人数丝毫不见减少。

    “没用的,”希里解释道,“狂猎进入这个世界时用的是幽魂状态,本体并不在此,你杀不死他们,他们的数量总是源源不断。”

    “这样吗?”沈言放弃了释放【死云术】的打算。死云术能够大群的杀死聚集在一起的生物,但对亡灵生物无效……幽魂应该算是亡灵生物吧?

    他重新拉开巨弓,这次箭尖儿上凝聚了一层乳白的光。

    嗖的一声,几乎不用瞄准,下一刹那三棱钢箭就贯穿了一个狂猎战士的脑袋。那看起来相当厚实的、全封闭精钢的头盔毫无用处!

    一直沉默进攻、仿佛钢铁般涌来的狂猎战士,阵列中第一次传出凄厉的哀嚎声!那凄惨的声音让所有狂猎战士为之止步。

    中箭的狂猎不知道自己早晨什么样的影响,他正在痛苦的抓着自己的脸,似乎要将头盔摘下来……最终挣扎着跪倒在地,几秒钟后,一股黑炎从盔甲内升起,他和其它其它死去的战士一样化为灰烬。

    这时候,刚刚觉得惊诧的狂猎指挥官和魔法师,这时候都是脸色一变,魔法师甚至飞速的在前方释放了一面魔法护盾!因为就在刚刚,死去的那名狂猎战士的灵魂,没能回到白船上——他的躯体变成了空壳子的活死人……

    对视一眼,狂猎指挥官拔出大剑朝木屋一挥,“全力进攻!”

    登时,所有的狂猎战士和猎犬都动了起来,疯狂的朝着木屋冲去。

    “先坚守几分钟,让我们先狠狠咬他一口!让他们感觉到疼痛!”沈言朝希里喊道,他的身体转动,右手和弓弦化作幻影!被附着了光明力量的箭支不断撕裂空气、贯穿钢铁头盔!

    那些钢箭仿佛脱离了空间限制一般,这边离开弓弦,那边就插进脑袋!别说躲闪,连看到轨迹都做不到!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有超过两打的狂猎被沈言彻底送进死神的怀抱!

    “好!”希里一个翻滚来到屋檐边,挥剑将两头爬上来的猎犬斩断!然后架开头顶劈下的巨斧,横着将狂猎的腹部划开。希里的剑术完全脱胎于狩魔猎人与魔物的对抗,实用性极强。加上她的短途闪现(只要不离开沈言太远),一个人便挡住了四个方向的攻击,让沈言能专心致志射箭彻底杀死狂猎!

    她早就被这些狂猎追得恨入骨髓!

    第一次有彻底杀死狂猎的机会——哪怕不是杀了那个指挥官,只是几个小兵——希里仍防守的心甘情愿,咬着牙也要多坚持一会儿!

    *****

    杀戮还在继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