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希里轻轻按着额头,转身就走。

    不客气的说,在电影电视游戏文学随便选出1000个女主角放在一起比较,希里都是绝无仅有的好女孩——不是抽烟喝酒烫头那种。

    希里出身高贵,但从小到大无数次逃亡,几次国破家亡,她曾被囚禁、虐待、鞭打甚至被丢到竞技场强迫杀人;她同时被身份、血脉和命运纠缠捉弄,一次次悲欢离合……除了养父杰洛特,几乎没拥有过什么快乐的时光。

    但就算这样,希里也没有变成一个愤世嫉俗的人。正相反,童年脾气十分暴躁的小公主,竟然成长为一个极具包容心和热情的好姑娘。在她的流亡过程中曾结交过无数的朋友,贫穷无知的村民、有马戏团的小丑、有伪装在社会中的变形怪……她的朋友遍布整个社会的各个阶层。

    但没有一个!没有一个能像沈言这样,三句话没说完就让她火大的!

    什么?你说那是喜欢?

    呵呵,不可能的!

    凡是接触过《巫师3》这个游戏的人都知道,希里的恋父情结浓得都快成绝症了——她喜欢的就是养父杰洛特的那个类型——白发、身材高大、性格豪爽、喜欢讲冷笑话、剑术高超、昆特牌高手、面有刀疤(最好在左眼上)……

    沈言这种娘娘腔的小白脸,整天腻在姐姐旁边,一看就是一只弱鸡……这是她最为讨厌的类型!

    所以等沈言慢悠悠的走回来,发现希里已经在收拾行装。

    她换回了那件洗好的白衬衫,喇叭口的皮手套、铆钉皮裤、皮束腰用一根宽大的金属腰带系好。沈言进门时,她正在面无表情的调整背剑的皮带。

    “多谢你和艾瑞贝斯的招待,不过我也是时候离开。”希里抬起头看了沈言一眼说道。

    她早就打定主意,艾瑞贝斯离开她就跟着离开。虽然沈言这样的弱鸡她一只手就能收拾,但孤男寡女住在一个房屋里终究别扭,不如离开。“走之前,你能告诉我怎么知道猫学派徽章的事情的吗?当然,这只是个小问题,如果麻烦的话不说也可以。”

    “嗯,”沈言倒了两杯茶,将其中一杯推到希里面前。

    短暂相处的这几天,沈言和艾瑞贝斯向希里大致介绍了费伦世界的情况,让希里确认这里确实不是故乡的世界;希里也分享了她家乡巫师世界的一些故事,比如天球交汇,比如狩魔猎人等等。

    在这千分之一秒内,他决定说一个谎言,一个不可能被戳破的谎言。

    “我当然知道,而且除了猫学派之外,应该还有浪学派、熊学派、狮鹫学派……”希里惊讶的转过头来,沈言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他的面容仿佛一瞬间苍老了无数年。“因为,那可能是我亲手创建的。”

    “什么?!”

    *****

    无穷宇宙,无穷时间。

    “狩魔猎人、魔法师、女巫,我统统不知道。也不知道你说的辛特拉、史凯利杰群岛这些地方具体在哪里,你的世界我压根儿没有去过。”沈言是这么说的,丝毫没有在意希里那怀疑的目光。“但如果你说狩魔猎人的青草试炼、不能生育和拥有漫长的生命的话,那么,我应该还知道一些。

    姑娘,愿意听我说一个有点儿长的历史故事吗?”

    希里犹豫着,最终还是点点头,在沈言对面坐了下来。在解决狂猎之前希里的生活就只有逃亡和继续逃亡而已,她甚至不能向杰洛特求助,因为那会把危险带给亲人。

    所以,她有的是时间,如果故事也足够有趣。

    “在无限世界中有一个名叫天鹅的世界,天鹅世界有一座名叫青铜的要塞,一切故事便是从这里起源……”

    沈言从未向人说起过关于天鹅世界的故事。

    是因为不够经典吗?不是,天鹅世界自恶魔入侵起,一百年的波澜壮阔,从无底深渊到诸神庭院,阴谋与连场大战交相辉映,最终正义战胜了邪恶!发生在天鹅世界的一切堪称史诗!

    那是因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