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Y城的废钢厂。

    苏道有些紧张的靠在废钢厂里的水泥管子上,尽管有灰衣道人在他的身边,但一想到自己在灰衣道人的授意下放到黄老四公司门口的那封信,苏道就忍不住的心跳加速!

    现在的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而已,哪怕之前他曾经“亲手”将胖子给扼死,那也是在灰衣道人的附身状态下才做到的,如果没有灰衣道人的附身,哪怕是胖子晕倒在他的面前,苏道也不一定有胆子上去补刀将胖子给杀死。

    杀人,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

    在很多校园暴力的视频下面,都会有无数键盘侠们义愤填膺的怒斥,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

    “真他妈没用,活该被人欺负,都被人打成这幅德行还不敢反抗?换成老子一拳就冲着这群狗逼的太阳穴过去了。”

    “对啊,就算正面打打不过,带把刀去学校,趁着他们睡着的时候一刀一个全都捅死!”

    “这群逼崽子就是欺软怕硬,反正老子现在未成年,要是有人敢这么欺负老子的话,老子说什么也不能像视频里的人这么怂!”

    事实上,杀人并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完成的事情,想要彻底的剥夺一个同类的生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先不提你有没有实力将一个活人彻底杀死,光是杀戮带来的心理压力,就不是一般人受得住的,哪怕是经受过专业训练的士兵,在第一次开枪杀人的时候都会产生极大的不适感,甚至还会产生厌战情绪,更何况是没有经历过专业训练的普通人?

    比起绝大多数普通人而言,苏道能够做到“杀人”之后面不改色的回家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随着苏道手腕上手表的时针渐渐指向正上方的十二,在废钢厂的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伴随着脚步声的,还有一束明亮的手电光芒。

    “信上的二十万在下已经带来了,还请阁下出来相会。”

    苏道轻轻的从水泥管旁边站了起来,借着手电筒带来的光亮,他死死的打量着这位试图绑架自己的“黄老板”。

    让苏道有些意外的是,这位在Y城有着不小势力的“黄老板”,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面目凶恶。

    面前的中年男人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穿着价格不菲的西装,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就像一位成功的律师一样。

    如果不是灰衣道人的提醒,苏道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样一位温和的中年人,竟然就是雇佣别人绑架自己的凶恶之徒!

    在苏道打量着中年男人的同时,黄老四也在借着手电带来的灯光打量着苏道。

    与苏道一样,他也没有想到,将那封信放到自己公司的人,竟然会是一位高中生模样的少年!

    等等......!

    自己看着这位少年似乎有些眼熟!

    在将手电筒的灯光向上调亮一个级别之后,黄老四看清了水泥管旁边这位少年的模样,这位靠在水泥管旁边的少年,赫然就是苏鹏程正在上高中的儿子——苏道!

    胖子死亡之后,自己也曾经派人调查过苏鹏程的底细,毕竟胖子是在绑架他儿子的过程中出了意外,苏鹏程本身也有很大的嫌疑。

    只是,不管自己怎么调查,都没有查出这位叫做苏鹏程的商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和他妻子都是Y城的本地人,他们两人的父母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家里的亲戚大部分也都是农民,认识的朋友最厉害也不过是一个科长而已,完全看不出他有什么特殊的背景。

    自己在放贷的时候,这些东西就已经调查过一遍了,不管自己怎么看,苏鹏程都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所以自己也没有将怀疑的目光投向苏鹏程。

    没想到,自己这一次还是真走了眼!

    在最初的震惊过后,黄老四强行压下心头的震动,将手中的手提箱拉了开来,露出了里面红花花的钞票:“这是二十万人民币,钱我已经拿来了,这位小哥儿,你也该如约将胖子的死因告诉我了吧?只要你告诉我事情的真相,这二十万就是你的!”

    苏道缓缓从水泥管的旁边走到了黄老四的身边,拎起手提箱,将箱子里面的钞票清点了一番,在确定黄老四带来的都是真钱后,苏道将手提箱合了上去。

    苏道将手提箱合上的一瞬间,黄老四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神色怪异的望着自己面前略显稚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