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风水大师面色严肃,而且说的还是一本正经,特别是说地底下的这个阴煞之时,目光更是变的极其坚定。

    刘农生父子对视一眼,脸上都流露出惊讶之色,刘承问道:“你说这地底下有阴煞?”

    风水大师点了点头:“一个积蓄许久的阴煞,这也是你们的工地接二连三出事故的根本所在,如果阴煞不出,你们还要开工建设,将来还会再出人命。”

    “这么玄?”刘承嘀咕道。

    “众妙之门,玄之又玄,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充满了难于解释的清楚的玄事。”风水大师说道。

    “大师,你贵姓?”冯刚突然问道。

    “大师称不上,贱姓童,童玄易,玄妙的玄,易经的易。”风水大师淡淡地说道,看着冯刚,“你对我刚才所说的话表示怀疑。”

    冯刚点头道:“是的,是有怀疑,不瞒你说,我根本就不相信你所说的那些鬼啊神的什么 。”

    刘农生立刻从口袋里摸出冯刚给他画的四张符纸,展现在童玄易的眼前,道:“大师,这就是我的这位小兄弟画的,说是能镇鬼降魔,您看能不能行?”

    刘农生这样做自然不是不相信冯刚,而是他故意查探一下这个叫童玄易的大师到底有几斤几两,可别被他的胡说八道给哄的一愣一愣的。

    童玄易伸手接过刘农生递过来的东西,展开一扫,眸子里面当即精光四溢,看向了冯刚:“这是你画的?”

    “当然。”冯刚点了点头,“童大师可有看出什么问题?”

    “鬼符!”童玄易带着怀疑的声音,“你是鬼符传人?上面的这符纹可是道家神笔所画?”

    这家伙果然还有几把刷子,而且说的也是那么一回事。

    刘农生父子看向冯刚,带着疑惑之色。

    冯刚对童玄易点了点头:“你说的是对的,你觉得这几张鬼符能不能镇住这个阴煞?”

    童玄易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符纸,摇头叹息一声:“估计不行。”

    “为什么?”冯刚问。

    “阴煞煞气太重,就你这几张符纹,估计是镇压不住的。”

    “哪要什么才能镇压的住?”冯刚好奇地问。

    “你们是要在这里建房子,几十上百年都要伫立在这里,可是这阴煞,你只用这几张符纸,勉强只能镇住一时,却不能镇住一世,还是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怎么解决?”冯刚又问。

    “第一,立碑,我刚说了,在这里立一块碑,将它镇住;第二,斩杀。”童玄易严肃地说。

    “你挖又不让挖,就说要在这里立一个碑,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你?”冯刚问,“神鬼之说,我们还真没有办法好相信你。”

    “你是鬼符传人,居然不信这些?”

    “我是鬼符传人,但我也是社会主义旗帜下的三好青年呢。”

    “好。”童玄易并没有生气,点了点头,“既然你不相信,我有办法让你相信,这样吧,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冯刚奇怪地问。

    童玄易走向了他,道:“你把手给我。”

    冯刚不惧童玄易会搞什么鬼,主动地伸出手。

    童玄易将自己的手搭了过去,两个人的手就这样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