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上午,同学们相继离去。

    刘承说想找冯刚谈谈,让他在这里先留一会儿,吃了午饭再回市里。

    冯刚正还想好好的考察一下人家度假村的特色,学以致用,欣然答应。

    冯刚陪着夏红老师走在一个人工湖边。

    湖面如镜,天空暗沉的,压的人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天气预报上说今天有雪。”夏红迎了湖面,轻声说帝。

    “没事,大雪封路了,我们就在这里住上几天。”冯刚说道,“总不至于一直下到过年吧?”

    夏红道:“昨天晚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冯刚一怔,偏头看着这张清汤挂面的娇容:“你都知道了?”

    夏红淡淡一笑:“一早起来就没有看到萧筱,我猜也猜得到啊。”

    冯刚叹息一声,当即把凌晨时候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夏红并不感到惊讶:“你这又帮了刘承一次,估计今天刘承约你中午吃饭,应该还是有正事儿要谈。”

    冯刚道:“这不是你教我的吗?正好现在有机会涉足房地产业,这是个机会嘛。”

    夏红浅浅一笑。

    两人沿着风景如画的人工湖走了一圈,突然接到刘承的电话,问他在那里,冯刚报了个地址,不消一会儿,刘承带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刘农生亲自来了,看来这才是刘承组织这次同学会的真正目的啊。”夏红突然说道。

    来人正是刘承和他的父亲刘农生。

    在荆南也算得上是个传奇人物,只不过自从出了一些事故之后,他的名气就小了很多,渐渐的脱离了人们的视线。

    刘承做了介绍,刘农生主动的伸手与冯刚和夏红握了握手。

    刘农生不到一米七的个头,头发几乎已经全白,眼角的皱纹书写着他那不平凡的人生。

    刘农生看着冯刚,微笑着说道:“早就听说我们荆南出了一个能人,名字叫冯刚,只不过一直也没有什么机会见上一面,没想到这回搭我儿子的光,能够在这里见到你这个大人物。”

    冯刚搔了搔头,尴尬地笑道:“刘总您客气了,只是小有名气,和你们这种老前辈比起来,我们就不好意思提了。”

    刘农生开怀大笑,道:“有没有时间,我们一起走走聊聊?”

    冯刚看了夏红一眼,后者突然说道:“冯刚,刘总对现在社会的形势把握的非常准,金融方面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你可以向刘总好好的学习。”

    说完,她又望向了刘承,道:“刘承,你陪我回酒店一趟。”

    冯刚自然明白夏红特意留他们俩在这里细聊,如果这一切谈的拢的话,冯刚的事情就会再有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

    夏红和刘承离去。

    刘农生陪着冯刚沿湖散步。

    刘农生道:“既然来了,我也不绕弯子,早些年我靠挖矿起家,十几年前,在荆南也算是有一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