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缪局,是乔海的老婆全小英打来的电话。乔海喝醉了,吐得一塌糊涂。他一个劲儿地跟全小英说,明早便去阳光洗浴城那边辞职,然后要找我,跟着我当二老板。全小英从他口袋里找到我的手机号,联系我了解一下情况。”

    姚大展将情况向领导汇报,供领导做决定。乔海醉成一滩烂泥,就算将他控制起来,也要等他酒醒后,才好问话,这事还真有点麻烦。

    缪建勇见众人纠结的样子,决断道:“我这位王大毛的表哥,明日便会会这位乔老大。能做通他的工作,直接出面指证阳光洗浴城更好。否则对他采取强制措施。”

    他向姚大展道:“乔海若明天辞职离开阳光洗浴城,上兴鑫五金店找到位王大毛,该如何处理?”

    姚大展知道缪局问的是啥意思,笑道:“那家兴鑫五金店,是我爸和我表叔开的。我表叔的儿子叫王大毛,和我同岁。”

    众人轰然大笑,都赞姚大展心思缜密。后续的一些细节问题,他当然能处理好。

    法医顾明向缪建勇道:“缪局,那尸体该何时起出?虽然是冬天,尸体不怕腐败,但就证据保全来说,死者或死者身上留下的他人体液、毛发,都需要做检测,时间宜早不宜迟。”

    常玉海道:“缪局,局里今晚的值班领导,是施光南施政委。我若是有事去加班,施政委一般都到他办公室里间睡大觉。”

    她兼任局办公室副主任,主要为施光南服务。她爸和施光南是故交,施光南向局党委提出对常玉海的任职建议,缪建勇便顺水推舟助力一把。他和常玉海共事的这段时间,那是真正建立了志同道合的同志关系。

    常玉海是县检察院检察长常锦春的女儿,局里知道的人不多,但几位主要局领导自然心里有数。要不然像常玉海这样的警花,整日在陈如海面前晃悠,还不早就成了他口中的一盘菜。

    缪建勇道:“那就辛苦小常,找个由头去加班。”

    何鸿远笑道:“常主任这个点回局里加班,有点不太妥当。若是陪男朋友在外玩迟了,带他回局里陪着加班,倒是显得妥当些。我看姚哥还得继续当她的男朋友。”

    常玉海俏脸一红,却是落落大方地道:“好吧,那我就带男朋友回局里加班。”

    缪建勇布置任务道:“让孙海龙继续盯着阳光洗浴城那边,随时汇报情况;小姚和小常回局里加班;我们几位准备一辆中巴车和小车,夜上凤凰山。”

    几位公安系统的同志们摩拳擦掌,斗志激昂的样子。

    缪建勇转头向何鸿远道:“老弟,你就不必跟我们走这一趟,反正你也是对凤凰山两眼一抹黑。有录音带里的提示,我们应该能找到埋尸点。特别感谢你今晚的帮助,为我们找到案件线索,他日我们请你喝一杯。”

    何鸿远客气一句,向大家抱拳道:“大家辛苦,明日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他送众人离去后,想着今晚他不宜住宿在鸿雁楼,若是遇到肖国力,还真是有点尴尬。说起来,他可是利用肖国力提供的消息,算计了乔海。

    不过想到乔海跟唐老三这样的人讲道上义气,可谓心里毫无是非之分。他助力缪建勇盯上乔海,是为了揭开阳光洗浴城黑幕,是为冤死者伸冤,更是为解救地宫里的受难者,是为了伸张正义。

    这么想着,他心里便没有了愧疚感。相信以后跟肖国力父女解释,他们也能接受。

    他刚坐进车子驾驶室,手机短信提示音嘶叫了一下。他以为是周荧回了短信,点开却是两个字:“混蛋。”

    他查看了短息手机号,是个陌生号码,便回了三个字:“你混蛋。”

    对方马上回道:“你是超级大混蛋。”

    他回:“你是超级无聊大混蛋。”

    对方回:“你是超级无聊好色大混蛋。”

    一看到这条回信,他来了精神。对方可能是名女子,而且可能认识他,在利用一个陌生手机号找他出气。

    他脑海立马浮现出宣传委员任静静那狐媚的俏脸。这女人今天在会议上被他恶心了一把,绝对有可能找他出气。

    想找他出气,偏生要把她气死。

    他立马编了条短信:“我是很好色,每次见到你都流口水,想要一口把你吞到肚子里,那时你就是我心里的宝贝。”

    “混蛋,你真恶心,你怎么不去死呢?”

    “宝贝,要死我们一起死,做对同命鸳鸯。”

    “混蛋,你死定了。”

    “宝贝,你再说死字,小心我打你屁股。”

    “你真恶心,不要叫我宝贝。”

    “我叫你甜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