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馒头的原主人吐槽它是个小魔王,顾寒倾没觉得,反而这狗很有心机。

    嗯,心机狗。

    它从进门开始,就聪明地给瞄准脾气好又有耐心的姜锦,当它的衣食父母,冲上去对姜锦一顿撒娇卖萌,还让姜锦产生了馒头很温顺的错觉。

    等姜锦喜欢上它,阿元也落入它的金毛小圈套,它就开始恃宠而骄了。

    傲然地在顾寒倾面前走过,那步子叫一个高傲冷艳,都能跟猫儿相提并论了。

    但凡顾寒倾看它的眼神带上丁点儿寒气,它就撒欢跑到姜锦面前,嗷呜嗷呜地可怜巴巴叫着,直把姜锦的心都叫化成一滩水了,它有得意洋洋地瞥了顾寒倾几眼,别提多灵气。

    很快,顾寒倾又发现,馒头被称为小魔王,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跟姜锦、阿元一家三口去附近逛了一趟超市,这是他们难得的出行时间,顾寒倾阿元都很忙不说,姜锦也在刻意减少出门,这段难得逛超市的时间,就越发珍惜了。

    超市自然不允许带狗进去,馒头理所当然被留在了家里。

    在超市里,买了一些食材和零食,还有杂七杂八的生活用品。等走到宠物专区的时候,姜锦和阿元就挪不开步子了。

    因为是开在东国阙附近的超市,这一带不是大平层公寓就是奢华别墅区,出入都是有钱人,连超市档次都很高,宠物专区更是该有的一应俱全,连进口猫狗粮都有十几个牌子等着挑选。

    “阿元,这个小衣服很配馒头吧?多漂亮的麋鹿风啊!反正要到圣诞节了,我们给馒头买一件好不好?”

    “嗯嗯!”

    顾寒倾面无表情:这才十二月初,距离圣诞节怕还有三周吧。

    “阿元,你看这种狗粮怎么样?我觉得馒头不大喜欢吃之前的口粮,还是说给它做自制狗粮好了?最健康!”

    “嗯嗯!”

    顾寒倾继续面无表情:这几天无精打采的,给狗儿子做饭倒是干劲儿十足。

    “还有还有这个,馒头肯定会喜欢这个玩具!”

    “嗯嗯!”

    顾寒倾还是面无表情:阿元三岁的时候就不玩这种幼稚玩具了!

    姜锦和阿元兴致勃勃地停下来帮馒头挑选礼物,总想给这位新家人带去更美好的印象,让它更快融入这个家庭。

    姜锦把她的想法说给顾寒倾的时候,眉飞色舞的。

    等他们回到家,看到家里一片狼藉。

    顾寒倾悠悠来了一句:“看来已经不需要它融入这个家庭,而是它对这块地盘宣誓主权了。”

    姜锦和阿元目瞪口呆。

    扯碎的卫生纸满地都是!沙发靠枕连棉花都露出来被丢在地上,看上去被蹂躏得很惨!

    而这一切,都是馒头的杰作!

    “馒头!”姜锦有些生气地喊了一声。

    就听到一声嗷呜,馒头叼着拖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用脑袋拱拱送到姜锦面前,吐着舌头讨好姜锦。

    顾寒倾腹诽,果然是心机狗。

    而姜锦的那点恼意,也因为馒头献殷勤的行为,而迅速烟消云散。

    “馒头啊,你怎么这么调皮呢?你看看你阿元哥哥,多听话!”姜锦还拿阿元来当正面教材,一板一眼地教训不听话的馒头,把馒头听得一愣一愣的。

    阿元也从旁附和:“馒头不听话不乖!不许吃饭了!”

    顾寒倾瞥了一眼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儿子,并不像作任何评价。

    姜锦倒是哭笑不得:“阿元,这又是在哪儿学来的台词?”

    “电视剧啊!”阿元一脸天真无害的萌萌哒模样。

    姜锦揉揉他的头发,又招呼馒头跟上,决定要好好教训教训馒头,让它知道错误行为的严重性!

    至于这满地的狼藉,自然而然成了顾寒倾的任务。

    好在地上只是看着乱而已,都是被馒头扯得到处都是的碎纸,除了几个抱枕,真正贵重的花瓶摆件等物,并没有收到损害。看来馒头这个小坏蛋,连使坏都是故意挑了对象,踩在男女主人不会发火的底线上。

    果然是心机狗!

    姜锦觉得狗不教不成器,临时在网上翻了翻教程,还是个一知半解的半吊子水平,就拉着馒头在露台上,有模有样地开始教训它。

    馒头一开始还不知道要被教训了,嘿嘿哈哈地地吐着舌头傻乐,看上去还真是金毛小天使。

    随着姜锦的表情声音都严厉起来,故意拍桌子弄出巨大的响声,显示她现在的心情,让馒头也一点点认真起来,慢慢开始聆听她的训导。

    远远看去,也是不错的画面。

    馒头并不天生就是调皮捣蛋,它才一岁多,这个年龄放狗里也是个小孩子的年龄,正是贪玩的时候,会把卫生纸扯得满地都是,其中一个原因大概也跟独自在家寂寞有关。

    就跟小孩子似的,总是想要通过这样那样的方式,就算是做坏事,也希望引起父母的注意。

    教训之后,馒头还被勒令在角落面壁反省。让狗在角落里乖乖呆着,听上去有些可笑,但格外聪明的馒头居然真的听懂了姜锦的意思,姜锦让它待在角落半个小时,它硬是一动也没动。

    偶尔偷摸着回头望望姜锦,见姜锦故意生气地看它,它呜呜两声又把脑袋缩回去了。这模样倒是让姜锦想起了之前教训阿元的时候,他的模样跟馒头如出一辙,现在回忆起也好笑得不行。

    一通教训下来,馒头果然乖多了,再也没有出过今天这档子事儿。

    看来姜锦的教育办法,还是很有用的。

    教训归教训,姜锦和阿元又把在超市给馒头买来的东西,一一摆在它面前,给它换上新买的小衣服,还戴上一顶圣诞帽。

    馒头很兴奋,穿着新衣服在屋里撒欢地跑来跑去,舌头迎风甩啊甩的,憨憨的看上去就喜欢。

    得亏东国阙的房子隔音好,不用担心楼下邻居投诉。

    顾寒倾听到姜锦和阿元的笑声,中间还掺杂着馒头汪汪汪的叫声,也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今年的圣诞节,应该会很热闹了。

    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三少,安瑜在出国的飞机上不见了。”

    安瑜原本定下今天的飞机出国,顾寒倾想把这件事彻底了解,就派了人过去盯着。没想到这一盯,还真看出了问题。

    顾寒倾眉一皱:“是安家?”

    “好像不是,安家的人也不知道安瑜去哪儿了,应该是她自己跑掉了,连行李也没带,身份证护照全部被落下。我们这边也开始调查她的踪迹,查了她国内的朋友亲人,都对她的所在地一无所知,不过安家暂时没有声张这件事情。”

    顾寒倾眸光凉薄,安家这是怕他和安老爷子两个人发火呢。

    “不是安家就不是安家吧,把安瑜找出来,别成为定时炸弹。”顾寒倾觉得安瑜的存在还真是烦心,揉揉郁结的眉间,“她极有可能还在京城,查查她有没有什么隐秘的房产。”

    顾寒倾稍微思索,便知道安瑜这样的大小姐,在没有身份证住不了酒店的情况下,不可能去住那些不需要身份证的破房子,她很有可能藏身在谁都不知道的属于她的房产里。

    被吩咐的人应下之后,挂了电话。

    此刻,连顾寒倾也没有想到,他的猜测不仅正确,而且安瑜的这套隐蔽的房产,就在东国阙!还是跟他同一年购入!除了她自己,谁都不知道这套房子的存在!

    就像是安瑜,自以为是地默默喜欢着顾寒倾,希望顾寒倾有一天回眸能看到她的美丽心思,两人终成眷属。

    事实呢,她在做着各种幻想美梦之余,连一句喜欢都不敢对旁人说起,更别提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