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9月30日,雨。

    等待H的出现成为752病历带给我唯一的乐趣,我很好奇H是如何能始终如一的控制情绪和压力,他告诉我是玩游戏,对于这个答案我很诧异,怎么也看不出H是那种会把时间浪费在游戏厅的人。

    X临时有要是提前中断了治疗,出于好奇我让H带我去了游戏厅,很幼稚的捕鱼游戏,可H坐在那里像是换了一个人,他成熟神秘的另一面有着孩子般的童真,我欣然接受了H的邀请,第一次在公开的场合褪去矜持和知性,肆无忌惮的笑毫不掩饰的宣泄自己的情绪,我想H应该是最出色的心理治疗师,在输光所有游戏币后我有前所未有的轻松。

    出于感谢我邀请H晚餐,时间是晚上10点,我们谈论的话题从红酒延伸到生活,H提到了他的妻子,那应该是一位很幸运的女人,在H谈论他妻子时,我在他眼中看见了无以复加的深情。

    在今晚我成为聆听者,静静注视着H听他讲述和妻子的点滴,从他们认识到相爱,都是一些零碎的琐事,不过H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今晚的H不再神秘,更像一个普通的居家男人,普通到他知道时令蔬菜的价格,知道如何煲汤,知道如何去选择一床舒适的被子。

    知道餐厅打烊我们才结束了交谈,时间是凌晨1点,H很绅士的送我回去,好几次我想开口问他的名字,或许是喜欢他身上的神秘感,到嘴边的话终究是咽了下去,礼貌的告辞后H转身离去,我看见H袖口缺失的纽扣,等我想要提醒他时,H已经缓缓消失在夜幕中,时间是凌晨2点。

    “袁清口述的日记中H的轮廓很模糊,我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听完程曦这段叙述后我有些失望。“还有一点,你刚才说H通过自己的人格魅力成功吸引了袁清的注意,那么H的计划是先俘获袁清的心,然后从一个倾慕自己的女人口中获取信息,但H为什么要在袁清面前提到自己的妻子?”

    “忠贞和长情是男人最稀缺的品质,女人喜欢对情感从一而终的男人,这是一种责任和担当的表现,能给女人最大程度上的安全感,而袁清最缺乏的就是安全感,她办公室墙上的画足以反映袁清内心的孤寂和不安。”程曦不慌不忙向我解释。“这就是H高明的地方,他知道如何在袁清面前塑造自己。”

    “袁清提到的那个游戏厅景承带我去过,景承告诉我这是袁清治疗他的一种方式,我想你分析的没错,估计袁清都没有意识到,她自己的心理行为已经被H所左右。”

    “袁清带景承去游戏厅明显是被H心理暗示的结果,说明袁清已经在潜移默化间把景承和H联系在一起,虽然袁清没有在日记中提及,但她早就被H所引导,景承很有可能成为她和H交谈的话题之一。”程曦点点头。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你说过H只有在完全俘获袁清的情况下,她才会完全对H不设防,可从日记内容看,H并没有对袁清展开攻势,这两人的关系还停留在很肤浅的层面。”我坐到程曦旁边认真说。“还有,还有H提到了自己的妻子,并且在言谈中表现出对妻子的深情,H在塑造一个完美男人的形象,可背叛和移情显然不符合这个人设,袁清是不可能对一个已婚男人产生感情。”

    “你忽略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袁清的职业。”

    “心理治疗师?这和她对H之间的情感有什么关系?”

    “袁清是成熟而且理性的女人,她不会因为情爱而盲目,更不会像陷入爱情的小女生一样懵懂,她所掌握的专业知识会让其在第一时间分析接触到的人和事。”程曦笑了笑对我说。“在这段日记中,一共出现了三次精确的时间,晚上十点、凌晨1点和凌晨2点,你知道为什么袁清要如此强调这些时间吗?”

    “不知道。”我摇摇头。

    “H的人设区域完美,他完全按照袁清喜欢的类型在展现自己,这其中就有对爱情的忠贞不渝,但矛盾的是,一个深爱着自己妻子的男人,却在晚上十点和另一个女人共进晚餐,一直持续到凌晨1点,并且在送这个女人回家后才独自返回,就是说H回到自己家里的时间在凌晨2点之后。”程曦和我对视笑了笑问。“你会把苏锦单独留在家,然后和另一个女人约会吗?”

    “当然不会。”我回答的很干脆,眉头一皱问。“你不提醒,我还真忽略了这个细节,H的表现和所展现出来的自己出现矛盾,袁清难道就没有觉察到?”

    “你太小看袁清了,与其说是晚餐还不如说是袁清对H的试炼,你见过有晚上十点邀约别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